起源

Origin

2014年10月11日,近二百位女性聚集在歐米茄中心,接受來自秘魯叢林女性傳承儀式第一次的能量傳輸。

男人們在房間周圍圍成半圓形,擊鼓和吟誦。每位女人走進一條象徵通過輸卵管進入子宮的路徑,與傳輸「Munay-Ki 第13個儀式 – 子宮儀式」的女性巫師會面,這個儀式是為了療癒所有女人承載在腹中的痛苦。
在接受了療癒的種子之後,她們走過象徵產道的通道,迎向新的生命,受到愛他們與支持他們的男人們的迎接。

2014年3月,馬莎拉·羅伯成為第一位接受第13個儀式的人-這是個長達12年的歷程,也是她在2002年從一個夢開始時,所無法預見的。

在夢中,她懷了一個死胎。馬莎拉成長於智利,一個獨裁和恐怖主義國家,她總是處在恐懼中。夢中四位穿著白色衣服的助產士幫她產下死嬰時,恐懼幾乎癱瘓了她,而門外,男人們擁槍發動戰爭。她醒來,驚嚇又顫抖,雖然感到這個夢是重要的,但並不了解它的意思。

兩年後,當她在整理房間時,一本筆記掉到地上,翻開的那頁正好紀錄著這個夢。她略瞄了一下,把筆記放回書架上繼續整理,忽然猛烈地敲門聲響起。像有創傷後症候群的人一樣,馬莎拉立刻掉進過去戰爭、恐懼和壓迫中,陷入無法控制的恐慌中。

當時她已經在四風協會學習了藥輪,聽見一個聲音說:「馬莎拉,運用你所知道的。」那時,一隻母美洲豹的靈出現了,對她說:「我會教你發光戰士的方法,專注在你的光。」

馬莎拉眼前一片漆黑,當她開始運用學到的原則,光線充滿了房間和她的四周。敲擊聲持續著,但恐懼迅速消退。就在那時,夢中那四位助產士出現在壁爐邊,她們對她說:「現在是把死胎生下的時候了。」那一刻,馬莎拉才明白「死胎」是指攜帶在她腹中深處將近三十年的恐懼。

馬莎拉移近火爐,一位傳承的女性向前,將雙手放在她身上,幫她把恐懼釋放到火裏。然後她們一起跳舞慶祝,這些女性們告訴她:「現在妳了解了,也有適合的平台將這個訊息傳到世界,我們會在妳身邊繼續教妳。」

十年來,傳承的女性們支持和強化馬莎拉的薩滿訓練,當她帶領秘魯、智利的叢林和安第斯山旅行時,也一直支持著她。

但直到2014年3月,她們才告知馬莎拉,現在是分享子宮儀式的時候了。

她帶著一群女性到亞馬遜叢林的施皮波族女巫師那兒,在薩滿旅程時,馬莎拉再次遇見那四位助產士,她們說:「馬莎拉,妳的子宮已經準備好傳輸Munay-Ki的第13個儀式給其他女性,我們現在要把儀式傳輸給妳。」

這些女性們把這偉大的智慧傳輸到她身上。傳承的女性們用仔細挑選的叢林植物做成的鮮綠色汁液清洗馬莎拉的身體,她們將鮮綠汁液帶到子宮,變成一個球形的發光能量。

馬莎拉說:「這是對我的身體和心靈的淨化。她們給我藥,同時也給了我儀式,這儀式帶有言語的形式,她們告訴我要儘可能將儀式給予更多女人,這樣會療癒男人和所有的生命。」

她們對馬莎拉說:
「子宮不是存儲恐懼和痛苦的地方;子宮是用來創造和給予生命的。」

她們告訴馬莎拉,第一個需要給予儀式的人是她的母親。所以她想像母親在同一空間,感覺到他們的子宮合而為一。她向母親輕聲傳輸儀式,看到自己子宮的鮮綠能量移到她母親的子宮。

馬莎拉繼續「接受指導」,將儀式帶給更廣大的群眾。2014年10月11日在歐米茄中心,她和在場的女性首次舉行了第13個儀式-子宮儀式,這些參與的女性現在都能給予這個儀式。

馬莎拉於10月30日寫信給接受儀式的女性:

親愛的女士們:

我非常感謝每一位接受子宮儀式的人,也很感謝你們想和其他女性分享這個儀式。在歐米茄中心和約書亞樹中心舉行儀式後,我覺得完成了將這個儀式帶到世界的任務。現在它屬於所有敞開心靈接受它的女人們,和那些發現這個儀式對他們的療癒至關重要的男人們。

現在由傳承來決定,將這療癒發展到世界各地,並以這個方式療癒大地母親。

現在你和我一樣都屬於這個傳承。我們成為從痛苦中解放的女性。繼續滋養儀式,直到你的子宮裏沒有恐懼和痛苦為止。

最真摯地祝福

 

馬莎拉·羅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