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我不再處於更年期狀態,也沒有癌症!

我的歷程是從2014年1月開始的,當時被診斷罹患子宮內膜癌。

經過4次切片化驗、正子掃描、核磁共振,結論是我唯一的解決方案是將整個子宮切除。因為恐懼我終究在2014年7月底接受了手術。無意間我被引領到四風協會畢業生Malieokalani那裏,接受生平第一次的薩滿療癒。因而打開一個洞口,讓我的心靈能夠浮現和釋放各種執念及能量阻塞。因此啟發我到四風協會學習薩滿課程。

2014年10月11日我接受了子宮儀式。後來我將儀式給予侄女,隔天月經竟然來了。自從2014年2月以來我的月經就停了。現在我不再處於更年期狀態,也沒有癌症。

我的子宮淨化了,新的軟體已經下載到新的途徑。我很榮幸將我的血獻給大地母親,埋進土地:

我釋放恐懼,所以可以擁抱自由
我釋放痛苦,所以可以擁抱快樂
我釋放憤怒,所以可以擁抱慈悲
我釋放悲傷,所以可以擁抱平靜

謝謝你大地母親,你所創造的一切!
我的醫生已經把我從腫瘤科轉到婦科專科。
他們仍在試圖了解已經不存在的東西。

Sonia Petrilli

加拿大蒙特婁市

 


 

這個儀式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有意義而充滿深刻的運作,達到幾世代前的女性祖先。

當我從Dona Juanita那兒接受到儀式,有個念頭一閃而過,雖然實際層面上我的經期還沒到,但儀式傳輸會重新調整我的周期,讓我的周期從新月時開始,後來就真的這樣發生。雖然月經還要再兩個禮拜才會來,而且我的周期10年來都非常規律。這確認許多我內在精神上的信念,以及我與月亮、女性神性和大地母親的連結。

Nikki Sleath

美國康乃狄格州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時住在牙買加,被鄰居兩位成年男子性騷擾。在我的文化裏,成人總是對的,小孩只能被看見,不被聽見。還有就是家醜(秘密)不可外揚。

我壓抑了所有發生的事情和記憶,成年後,我是個生活在美國的年輕人時,帶有報復的情緒記憶逐漸浮現。因此接受了好幾年各種的談話性治療,但直到我開始透過精神上的修練和一種稱之為EMDR的療法,內心才得到一定程度的平靜。

我是在智利從馬莎拉和其他姊妹們那兒接受了子宮儀式,並回過來給予她們儀式,一種非常深層的療癒發生了。我感到這是生命中頭一次我的子宮被認為是神聖的空間。我非常感激接受了這個療癒的禮物,我將與我的國家和任何地方的女性分享。

Li Sann Mullings

2016年2月24日

 


 

一個男性的觀點

 作為這次四風協會進階課中唯一的男士,我很榮幸有這個特權替22位接受子宮儀式的女性護衛神聖空間。

我感到傳承的愛進入我的身體並洗滌我的「女性」面向,注入療癒的能量,平衡我的男性和女性面向。在某種程度上,我也接受了子宮儀式。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療癒,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因拒絕承認我的女性面向而掙扎。我感到重生、煥然一新和完整,深深地尊重我和所有人的女性能量。

後來我才意識到,子宮儀式非關性別,而是尊重和療癒我們所有人的女性「宇宙子宮」。當我們進入到女性的原型,是女人- 女性將和平和愛帶到世界。作為男人,我們的責任是保護她們,療癒自己,加入她們,尤其當「我們」都一起在做這神聖的工作。

兄弟們,我鼓勵你們參加子宮儀式,並支持我們的姊妹們和叢林女性巫師的行列,將療癒帶到「宇宙子宮」。

Gregory Rills

紐約